严奇不由得为朝露游戏平台捏了一把汗。

哪有这样搞的?

这不是瞎胡闹嘛!

按照正常的脑回路,一个新平台,你急什么?

既然平台上的游戏都还没有改完bug,那就延期一下嘛,等游戏都改好了、没bug了,再上线做推广也不迟啊?

关键是这样着急忙慌地试运营,有什么意义呢?

又不能多赚钱,又不能积累玩家,玩家们能看不能玩,说不定还要破口大骂。

实在想不通这是什么样的脑回路才能干出来的事情。

到网上搜索了一下玩家们的评论,发现玩家们的讨论度竟然还挺高的,虽然有骂声,但更多的人都是当笑话来看的。

“这个朝露游戏平台简直是精神病啊!前段时间铺天盖地打广告,我还以为是个大平台呢,还想着试运营是不是得送两款游戏、搞点活动?然后我就下载了,结果万万没想到,不仅没活动,平台上的游戏还都不能玩!”

“我是看这个平台能用腾达账号关联登录才上当的……”

“惊呆+1,游戏的bug都没改完呢,试运营个锤子啊?运营了个寂寞。”

漫漫无边葵花地里的阳光美少女图片

“把我们当猴耍呢?我找了一圈,整个平台就四款游戏能玩,而且还都是那种老掉牙、玩腻了的手游……”

“这个朝露游戏平台真是让人很困惑,你说它没钱吧,一个劲地打广告宣传,经费看起来很充足;你说它有钱吧,怎么不砸钱去跟大厂合作,首发个游戏给自己宣传一下呢?这总比砸钱有效率多了吧!”

“感觉可以入选今年的游戏圈十大沙雕事件了,试运营的游戏平台竟然没游戏,让玩家玩了个寂寞,一般的游戏平台还真干不出这种事!”

“笑死了,之前我也看到这个平台的广告了,但一直没点进去,本来以为这是个新的土豪平台,现在看来,其实是个谐星?”

“是啊,还把游戏的bug数量写上去了,实时更新。这是要搞一个修bug速度大赛吗?与其说是游戏平台,倒不如说是这些游戏的测试平台或者bug数量记录平台……”

“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搞笑的游戏平台?我不信,该不会是个编出来的段子吧?”

“真的,你搜一下朝露游戏平台,官网和平台应用程序的数据都是互通的,进去就能看见。”

那些对此表示愤怒的,多半都是真的被广告导流成功的玩家们。

虽说现在小渠道有很多,大部分玩家也都有自己偏爱的平台,但也有一些玩家游离在各个平台之间,看到哪个平台打折多、哪个平台送游戏狠,就游荡过去薅一把羊毛。

很多专门玩手游的公会,也会组织人到一些新平台开荒,毕竟新平台的新玩家多,哪怕是老游戏,在新平台开服的时候也更容易遇到新玩家,游戏的体验会更好一些。

所以,孟畅之前花了很多宣传经费打出去的广告,虽然转化率很低,但也还是转化到一批人的。

这些人要么是期待着新平台试运营有羊毛可以薅,要么是想换个环境,总之,都在等着平台正式开放。

结果平台开放之后一看,就这?

期待落空,感觉自己上当受骗,自然很生气。

但大部分人本来也没有对朝露游戏平台有什么很高的期待,所以也不觉得生气,反而是把这事当段子看的。

一家游戏平台试运营,平台上却没有游戏,怎么听怎么都像是愚人节的沙雕段子。

甚至很多人还专门去官网搜索了一下,发现不是段子,是真的!

传来传去,朝露游戏平台的知名度还真提升了!

只不过这种知名度的提升,对平台引流玩家的影响依旧不大就是了。

而且有一个玩家说得很对,有这么多宣传经费,找大厂谈个独占或者首发不是更好吗?

毕竟游戏平台上最宝贵的资源还是游戏内容。

那些优秀大厂的新游戏往往都是备受关注,天然就带着大量的玩家群体。哪怕不能签平台独占,至少也可以签一个限时独占。比如一周之内只能上朝露游戏平台,一周后才上其他平台。

这样一来,在朝露游戏平台体验游戏的玩家大多数也都能留下,这转化率,不比一根筋地打广告要强多了?

如果能跟腾达商量一下,把新游戏独占……算了,腾达不太可能,毕竟咖位差距太大。但跟国内的天火工作室这种级别的公司谈一谈,只要价码开得高一点,还是有希望的。

但似乎朝露游戏平台的人压根就没有考虑过这一点,就是正常地联系游戏公司,对游戏也来者不拒,只要改完了bug就能上。甚至对一些相对优秀的游戏,也没有任何的特殊优待方案。

总之,越是深入了解朝露游戏平台,严奇就觉得处处透着邪门。

跟其他的平台相比较,简直是格格不入,根本不是一个画风的!

难道这就是精神病人思维广,智障儿童欢乐多?

很难理解。

严奇不由得顺便为《帝国之刃》担忧起来,自家游戏要上这么个平台,能有玩家来玩吗?能挣着钱吗?

但担忧归担忧,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,只能希望朝露游戏平台给力了。

……

……

8月20日,周一。

孟畅再度来到朝露游戏平台,看看目前的情况,然后再回去继续落实下一步的宣传方案。

这次孟畅发现,办公区的人没有之前那么多了,变得井然有序了起来。

“嗯?”

“难道说,大家发现玄学失效了,所以不再抢工位了?”

“千万别啊,我这周末绞尽脑汁想到的宣传方案是建立在玄学成立的基础上的,如果玄学失效,那我这方案可怎么办?”

孟畅赶忙加快脚步来到会议室,向李雅达询问。

李雅达摇了摇头:“不,恰恰相反,他们不仅没有对玄学产生质疑,反而更加坚信了。”

“你之所以看到人似乎变少了,是因为……这些公司达成了协议。”

孟畅有点迷惑:“协议?什么协议?”

李雅达解释道:“后面才来的公司发现风水宝地的关键位置都已经被占住了,就想跟前面的公司高价租一两个工位。毕竟找bug的话,只需要两个测试员在这边测,然后提交给开发组修改就可以了。”

“但是新来的公司很多,如果都加价去租工位的话,肯定会很乱,而且也充满了恶性竞争。所以严奇提议说,占位比较多、实际上用不到这么多工位的公司,可以只保留少量工位,把剩下的工位都空出来。”

“然后,其他每个公司都能获得两个工位,明码标价,比原本的租金高一些。而且这些工位要优先那些完成度高、即将上线、改bug比较急迫的公司。”

给大家发红包!现在到微信公众号[书粉基地]可以领红包。

“算是把这些工位再分配了一下,先来的公司能通过转租工位的方式赚点差价,后来的公司也能享受到风水宝地的福利,总之……有了这个规则,工位不用再抢了,看起来当然有秩序多了。”

孟畅:“……”

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好家伙,就这么点工位,都让这群人给玩出花来了!

不过转念一想,他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吧,反正只要自己的宣传方案不受影响就好了。

“好吧,那咱们继续说正事。”

“周末这两天我也关注了一下朝露游戏平台的情况,除了挨骂还不够狠之外,总体倒是符合之前的预期。”

“接下来我会继续投入宣传经费进行宣传,让这种讨论更激烈一点,如果能制造出更大的争议那就更好了。”

“对了,这些游戏的bug大概什么时候能修改完成?”

李雅达说道:“以《帝国之刃》为首的第一批合作的游戏公司修bug已经修了一周多的时间了,如果情况乐观的话,应该能在这周四、周五左右上线。”

孟畅微微点头:“嗯,明白了。”

“还是按照原定计划进行,你们专心忙游戏平台的事情就好,宣传方案的事情我来负责,在宣传方案完成之前,尽量不要对外界表态发声,哪怕突然有很多人骂也千万不要澄清,只需要耐心等待就可以了。”

“我的宣传方案已经基本上完成了,就只差最后一个关键环节。但这个关键环节到底应该如何切入,我还得再想想。”

“只有找一个完美的切入点,才能让宣传效果获得爆炸式的效果!”

……

与此同时,神华豪景。

裴谦和往常的每个周一一样,来到办公室查看各部门的情况。

“嗯……GOG和ioi的情况似乎越来越不对劲了啊……”

看着腾达游戏部门那边发过来的报告,裴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这段时间,裴谦刻意叮嘱闵静超,GOG暂时不要再搞那些大型的活动了,歇一歇。

一方面是因为结算周期还早,还不需要现在就突击花钱,另一方面也是让ioi能休养生息一下。

虽说目前看起来平安无事,但从闵静超提交的GOG近期的游戏数据变化来看,裴谦嗅到了一丝危机感。

因为GOG的新玩家增长数量,以及活跃人数、在线时长等数据,跟之前相比似乎增速都变快了!

虽然裴谦看不到ioi的数据,但从GOG的数据变化来推测,ioi那边怕是有一定的危险。

毕竟这些数据不会平白无故的增长,没做活动却还是增速变快,这就说明除了自然增长之外,还有一部分玩家是从其他游戏来的。

那么,这些玩家还能是从哪来的呢?

这是个显而易见的问题,因为目前也没有其他体量比较大的MOBA游戏了……

问题来了,现在该怎么办?

到底怎么做,才能帮到他们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