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焦泽的安排,平衍圣人的元力笼罩的范围之内,顿时升腾起了一个金色的阵法。

那阵法之中有着无数道金光闪烁,风雨冰火雷,各种杀伤力大的法则也都浮现其中。

一时之间,风云激荡,雷霆肆虐,烈火焚烧。

也不知是不是焦泽有意,唯有陈平和欧阳梦儿以及欧阳克几人所在的范围,被他划分了出来。

有人能看到他们的身影,但是想要过去,却是完过不去。

与此同时,陈平的冰火之剑也出现在了欧阳梦儿的面前,长剑之上,元力肆虐,带着莫大的威力。

“玄天盾!”

欧阳梦儿咬了咬牙,直接催动自己周身的元力,引动天地之间的法则,在自己的面前形成了一道云雾般飘渺的盾牌,看起来没有丝毫的防御力一般。

但是陈平知道,欧阳梦儿本身也是一个天骄,能让她倾注所有元力用出来的神通,必然不是简单的神通。

毕竟欧阳梦儿的师尊,也是一位圣人!

下一刻,冰火之剑狠狠的刺在了那盾牌之上,原本飘渺的盾牌,一瞬间变化成为了实质一样的存在,冰火之剑居然未能动弹分毫!

欧阳梦儿的额头上也冒出涔涔的汗水,美眸之中有着一股压力感存在,还有着一丝丝愤怒。

清纯卷发女生窗户阳光下唯美写真

“陈平,你当真要杀我吗?”

“若是你杀了我,那从此以后你就和我们白虎皇族彻底对立了!”

“你将会面临白虎皇族无穷无尽的追杀!你考虑清楚!”

陈平听到这话,眼帘微抬,一缕淡淡的讥讽从他的眼中冒出。

“无穷无尽的追杀?”

“我陈平,何曾怕过!”

“你们不就一直在追杀我吗?!”

“爆!”

话音落下,那冰火之剑陡然炸裂开来,火系法则和冰系法则碰撞,两者顿时引起了更大的混乱和冲击力。

原本看起来极为坚固的盾牌,竟是顷刻间就被陈平的神通给彻底破开!

随后,陈平的身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,再次出现的时候,已经出现在了欧阳梦儿之前。

“相对于委屈求,我更喜欢永绝后患!”

话音落下,陈平手中的苍龙剑送出,朝着欧阳梦儿的丹田处急速冲去。

欧阳梦儿脸上顿时露出惊骇欲绝的神色,陈平,要废了她,而后再杀了她!

这比直接杀了她更加让人恐怖!

“师尊!救我!”

欧阳梦儿再也忍不住了,连忙出声高呼。

随后,欧阳梦儿的额头之处,一道身影缓慢浮现出来眼中满是冷淡冰冷之意。

是一名女子,也是欧阳梦儿的圣人师尊!

陈平嘴角微微上翘,果然,这欧阳梦儿也有圣人留下手段保护他。

“何人对我弟子出手?”

那女子声音清冷至极,像是能够把人彻底冻死一般。

陈平抬起头,目光淡漠的看着那名女子,陡然开口。

“劳烦师尊,帮我抹除她的印记。”

陈平,可是有着大腿师傅的,这一道圣人印记,对上真的圣人,还是有着极大差距的。

另一边,平衍大圣挑了挑眉,眼中露出一丝好笑的情绪。

这徒弟,是当真把他当成免费打手了啊。

想到这里,平衍大圣摇了摇头,笑道:“你这孩子,倒是会扯虎皮。”

“罢了,那为师便帮你一次。”

话音落下,平衍大圣右手虚抬,一道强悍至极的元力顿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,旋即迅速朝着那道圣人虚影冲去。

“只是,今后这因果,还要你自己来担了。”

“嘭!”

平衍大圣话音落下之后,那虚影轰然破碎,只留下了欧阳梦儿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与此同时,一道意志从那破碎的虚影之中传出。

“平衍!你在找死!”

平衍圣人却只是瞥了一眼那印迹,理会都懒得理会对方。

找死?

那也要看看,他有没有杀死自己的本事!

当世除了那些站在巅峰的人,其他人,最多也就是重伤他。

所以,没有人敢真正对他出手,否则的话,他们将会迎来一个圣人无休止的报复。

另一边,陈平趁着那屏障破碎,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手中的长剑送入了欧阳梦儿的胸口,鲜血顿时喷了出去,落在陈平四周之后,却自动被陈平的元力排斥开了。

陈平不是一个喜欢滥杀无辜的人,也不太喜欢对女人出手,但是,当一个人千方百计的想要杀了他的时候,他也不会给对方留下丝毫的希望。

就比如现在的欧阳梦儿,以及已经死去的上官然。

这两个人,陈平必杀!

欧阳梦儿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陈平,在他看来,陈平不敢的,可是陈平真的做了,而且还杀了她!

欧阳梦儿的眼神慢慢的暗淡了下去,一缕轻微的呢喃声响起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怎么敢的?”

随后,欧阳梦的身躯顿时炸裂开来,元力狂潮顿时掀翻了周围的空间。

另一边,欧阳克的面容,却是彻底僵硬在了那里,眼中的恐怖情绪,越发严重。

陈平抬起头看向欧阳克,眼神淡漠。

“现在,该你了。”

……

一座小茶楼之中,一名年轻男子和一名老者正坐在茶楼里面慢慢的喝着茶。

这两人,正是陈平和平衍圣人。

“今日之事,多谢师尊了,若非是师尊,弟子大仇怕是难报。”

最后一场战斗的结果根本不用说,欧阳克也被陈平用同样的手段杀死了。

而欧阳克本身也有白虎皇族圣人的庇护,但是结果也是一样的,平衍圣人出手,破碎圣人印迹,陈平再出手杀掉对方。

至于其他的人,都被焦泽他们以及王苍他们打着清理门户的口号给杀了个干净。

平衍圣人看向陈平,眼中露出笑意。

“一些小事而已,不过有一件事情,我还是要告诉你。”

平衍圣人的面色正了正,开口说道。

“恩?什么事?”陈平愣了一席,疑惑的看着平衍圣人。

“今日我这般助你,那么将来,肯定会有人以同样的手段对付你,这样一来,你恐怕会陷入危机之中。”

“所以,不管是为了神位的争夺,还是为了你自己的性命,你都必须赶快提升自己的实力了。”